首页 女生 穿越小说 农门悍女:山里汉子宠上天

第800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完结章)

  

大臣震惊的看着皇帝。

皇帝这是看到柱国威远大将军出现,乱了心神,这话,他就这样说了?

于铁木冷笑一声,目光灼灼,犹如烈日要将人腐烂的心烤焦,看着皇帝,声声质问,“因为你觉得大将军功高盖主,也因为你觉得右相在朝廷和人民中声望高。所以大将军班师回朝的时候,你在后宫举办宴席,请皇后入局,灌注他们之后,制造大将军和皇后有私情的现场。”

“这一招,你毁了大将军眼睛,毁了皇后清誉。一箭双雕,大将军被你发出的讣告直接摁死,皇后死于火海中。从此没有功高盖主的大将军,也大大打击了右相。”

“……”朝中不知情的大臣震惊的看着皇帝。

“你胡说八道!”皇帝恼羞成怒的骂道。

“这还只是你的开端。五年前,边疆告急,你非但不派人增援慕容大将军,反而继续征税。而后,大将军带人去边疆。你则派出许家人,给他们密令,若慕容大将军和柱国大将军成功,则斩杀他们人头,功劳算许家的。”

“朝廷出现灾荒,北方百姓连续两年颗粒无收,朝廷不赈灾,还将百姓统统赶往偏僻边缘之地,看不到流亡的百姓,你就觉得,自己的朝廷海晏河清!”

“面对忠臣,你嫉妒;面对发妻,你利用;面对边疆战乱,你趁火打劫;面对朝廷灾害,你整治无力,流民居无定所!你昏庸无能,.宠.溺奸臣!治国无方,管理无力。”

于铁木低沉声音在空旷的朝堂中,不断盘旋。

皇帝听得震耳欲聋。

朝廷其他官员,统统低下了头。

有人悄悄往一边看了看,发现一直格外维护皇帝陛下的许相竟然不在!

“敢问所有朝臣,官员办事不利,被被革职革脑袋,那皇帝呢?这样将国家搞得乌烟瘴气,国将不国的皇帝,要如何处置?”龙隐手持玉佩,举在朝堂之上。

玉佩立于空中,散发着晶莹且高贵的气息。

这玉佩,龙隐身上有半块,于铁木身上有半块。

皇帝对喻蓁蓁动手之后,于铁木找到龙隐,告诉龙隐,他要用皇帝的脑袋为他妻儿祭奠。

儿子的第一个请求,龙隐有求必应。

这个王朝,已经溃烂得让先皇都不认识。

早年,先皇被现皇帝父亲控制,威胁他一定要传皇位给他,先皇想要得继承人却是龙隐。

那时候的龙隐对权利没任何欲.望,觉得自己兄长做也可以。

先皇无奈,将玉佩教给龙隐。

说,若皇帝昏庸,你可用这玉佩推翻他的政权。

若皇帝治世有道,玉佩可保龙隐一脉永世太平。

而后自己被追杀,妻离子散,龙隐才明白,自己当初的错误又多离谱。

一个能软禁自己父皇的人,他竟然指望他和他的子孙能管理好天下江山?

他一直以为自己儿子早就死了。

却没想到当年一直陪着于铁木母亲生产的管家一直和于氏有联系。

后来,他才知道,管家一直以他的名义给于氏养育费。

他的儿子没死。

早些年,他一直被打压,日子过得拮据。

也就是这些年,狗皇帝一直致力于搞内乱,斩掉自己羽翼,昏庸得斩杀良臣,目光没完全落在他那,他才发展了起来。

“你们,你们想弑君?”皇帝惊恐的看着龙隐。

“拨乱反正!”龙隐铿锵有力的道。

“身在其位不谋其政,君王不仁,百姓如刍狗。昏庸无道,德不配位,这样的君王,当斩!”

大殿九王爷穿着深蓝色、绣着龙纹的衣裳缓缓入大殿,眸光锋利的看着皇帝。

“九王叔,你也要造反?你们这些长辈,是统统在逼孤!”皇帝心惊胆颤的控诉。

“皇帝,当年你父亲,暗杀我儿子儿媳,你找人用毒害我孙子的事,是我们逼你的吗?”九王爷铮铮问道。

隐忍这么多年,今天他再也不忍了。

他是皇帝的第九个儿子,年纪最小个,无意皇位。

可最后,他的孩子还是被牵连。

“你不仁不义,对天下不仁不义,对叔伯不仁不义,对同族不仁不义,你如此昏庸无道,嫉妒成性,你想要什么的公平?”

皇帝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他算看出来了,他们这些人,已经商量好,商量好,今天对付他。

“来人!御林军!将这些人,统统拉出去给我斩了。”

没一个人动。

御林军已经被慕容信的人控制了。

事情发展得比想像中要快要顺利太多。

于铁木这边旗子举起,慕容信带着自己五百亲信迅速赶回来。

大虞洲百姓率先支持。

大虞洲和南疆两大洲府同时臣服。

那些腐朽的势力,摧折枯朽一般倒了。

没出半个月,所有势力在京都大汇合。

属于狗皇帝的皇朝正式覆灭。

……

“哈哈哈!于铁木,你有了天下又如何?你会和我一样,变得什么都没有!”

“你可以广纳后宫,可你再也没有那个你最爱的人!”

“她死了,和你的孩子一起,死了。一尸两命!”

“你威面八方那又如何,以前你保护不好你自己,现在你也保护不好自己妻儿。”

被关在底下暗牢里是皇帝面目狰狞,嚣张的笑道。

于铁木沉沉的看着他,道,“拔掉他的舌.头,拔掉他的牙齿,一天一个!”

“于铁木,你歹毒。我杀了喻蓁蓁,你杀了我啊!”皇帝仓皇叫道。

于铁木走出监牢。

……

“腾儿!我和你九王叔看了日子,本月初九日子最好。这是定制的龙袍,你试一下。”

皇宫里,龙隐和于铁木道。

于铁木心如死灰,道,“爹,我做的这一切,不是为了做皇帝。”

“孩子,你什么意思?”

“我没做皇帝的兴趣。”

“你不要告诉我,你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报仇?”

于铁木眼中闪过光亮,而后一片黯然。

对,他只是为了报仇。

现在大仇得报,他的任务也完成了。

龙隐感觉很不对劲,才发现这段时间于铁木整个人的信念完全没了,好似一个没有任何盼头的即将枯萎的人。

“藤儿,也许,我们现在还没找到蓁蓁尸体,也许,她被人救了?你若变成君王,她知道了,肯定会来找你。”

“不会。我若变成君王。她绝对不会来。”喻蓁蓁对权势欲.望淡薄。

“那我们再继续找。”龙隐担心于铁木想不开,安慰道。

于铁木苦笑。

全世界都有了,却唯独没有她。

“爹,皇帝你来做。而后,可择贤而立,我回下虞村了。”

“你……”龙隐将所有愤怒和不甘压下,不敢逼他,只能由着他去。

……

于铁木骑着马,一路往回走。

见过青山,他想,喻蓁蓁也许带着孩子在山里隐居,和他一样。

见过田垄,他想,喻蓁蓁也许带着孩子在田边搭了个屋子,开心快乐的生活。

走过大江大河,他想,喻蓁蓁已经在泛舟江上。

走过果木林,他想,喻蓁蓁也许在里头种橙子。

……

可这些里面,都没有她。

京都那边,传来新皇帝登基、大赦天下的消息。

龙隐登基那天,下了一场大雨。

那些依然被旱灾困了几年的百姓高兴的哭了。

他登基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减除所有赋税,恢复耕织,而后一系列政策颁布下来,百姓感觉换了个皇帝后,他们获得了新生。

于铁木看着兴奋的百姓,感觉自己的做法没错。

龙隐管理南疆几十年,有几十年治理疆域的经验。

他做皇帝,是百姓之福。

走了半个月,进入大虞洲。

越靠近家,心中越惶恐。

他害怕田园荒芜。

害怕家中挂满蜘蛛网。

害怕屋子里,永远没温度。

可他要回来,因为蓁蓁父母还在。

蓁蓁不在,他不能轻生,他要为她照顾和孝敬父母。

抵达下虞村的时候,天色已黑。

牵着马儿缓缓伫立在下虞村入口。

于铁木好似看到有人站在村子入口,等他回来。

那女子穿着她最喜欢的浅绿色衣裳,头发高高盘起,带着银钗,脸上笑意盈盈,喊他,“相公。”

眼眶一红,泪水迷雾。

可他的女人却再也不在了。

而他,连回家的勇气都没有。

他从未做过逃兵,可现在他却想做逃兵。

终究,他没走。

缓缓往家的方向走。

让他惊讶的是,家里灯火闪耀的。

屋檐下,晾着浅绿色衣裳。

他依稀看到屋子里有人影在晃动。

走到大门口,摸了摸门口篱笆,篱笆干干净净,没一丝灰尘。

于铁木心跳到嗓子眼。

推开家门,快步走进屋子。

屋子里,小女人穿着淡红色衣裳,低头在做孩子小衣裳。

发现有人进来,她抬头,盈盈一笑,“回来了。”

于铁木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人,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脸,痛。

依然感觉不真实,又掐了一下自己腿,还是很痛。

“蓁蓁,是你吗?”于铁木低沉声音都是颤.抖和哽咽的问。

喻蓁蓁点了点头。

于铁木一把抱住他,将头埋在她脖颈处,大声哭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喻蓁蓁的心好似被油架着烧,塞得难受,也高兴得难受。

“媳妇,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回来了。我在家里等你。”喻蓁蓁心被灌得满满的,泪水啪嗒啪嗒掉下来。

那天,她被人掳走,被带到河边的时候,遇上了舒子衍。

舒子衍救了她,他们两个将那些人都杀了。

可在和最后倒下人打斗的时候,她被对方重重打了脑袋,晕了过去。

这一晕,就晕了半个多月。

外面局势动荡,舒子衍带她生活在山洞里,她没醒,他不敢离开半米,害怕那些坏人又来对付他们。

半个月后,天下平定。

喻蓁蓁这一醒来,才发现自己相公变成了天下英雄。

他本就是英雄,只是这些平定天下,他不仅仅是君王了。

她失踪半个月,回来的时候,是舒子衍回来的。

她没选择入京。

若于铁木做皇帝,她不想一个被所有人质疑清誉的皇后。更不想于铁木因为她为难。

“我家媳妇真傻!”听了喻蓁蓁讲诉所有事之后,于铁木将她紧紧抱在怀中。

他眼瞎的时候,她不曾嫌弃他。

她被人打晕,和其他男人一起回来,他岂会不会信任他。

而他的这一生,只有这样抱着她,才是圆满的。

“以后,我们就生活在下虞村。媳妇想在哪就在哪。你若想一壁江山,我也可以送给你。”于铁木将喻蓁蓁揉在骨子里。

“我只要你。”喻蓁蓁承欢在他身下,紧紧抱着他道。

……

半年后,喻蓁蓁生下一个男孩。

孩子刚断奶,就被龙隐抢走了。

于铁木和喻蓁蓁两人一起追到京都。

“你留下做皇帝。”

“或者你儿子做皇帝!”

龙隐丝毫不忌讳的说出自己意图。

于铁木这打下的江山,皇帝他不做,那他儿子就得做。

“父皇。孩子才半岁,如何做皇帝?”于铁木无奈看着当了皇帝就格外霸道的父亲。

“那你来!”

“我对做皇帝没兴趣。”

“那你儿子来!”他培养继承人。

“我儿子太小。而且,我只有这一个儿子。”

“你多生几个!”龙隐命令道。

“父亲,你也正值当年,可以生。”

“胡闹!我对你母亲矢志不渝。”龙隐做皇帝之后,后宫荒芜。

于铁木沉默。

“我可以允许你和蓁蓁在宫里带他。不然,你别想。”

最后,喻蓁蓁妥协。

争着不做皇帝,他们家怕是头一份。

于铁木既认了龙隐这父亲,他就得担起这份责任。

且龙隐对百姓仁慈,这样清明的朝政应该要一直延续下去。

又过一年,喻蓁蓁生了一对龙凤胎,于铁木高兴得手足无措。

龙隐还想要让喻蓁蓁继续生,于铁木拒绝,女人生孩子太辛苦,他已经舍不得让自己媳妇再受这个苦。

膝下有儿孙承欢,龙隐皇帝当得极为开心。

二十年后,龙隐驾崩。

新帝顺利登基,百姓富庶,国泰民安。

“媳妇,我们终于可以回下虞村了。”于铁木松了一口气,带着喻蓁蓁再次回到下虞村。

下虞村和上虞村和多年前没多少区别,但也有很多区别。

道路修好了,全部都是青石板路,不管走多远,都没泥土。

她娘和她爹,依然生活在上虞村,他们年纪大了,但是身体硬朗。

喻招弟和沉泽结婚,养了一儿一女,现在在医学院当差,医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喻多多嫁给大理寺卿,生了三个儿子,都学识惊人。

喻承乐现在是京兆府衙,刚结婚。

上虞村私塾传来嘹亮清脆的郎朗读书声,教书先生是舒子衍。

这位前朝状元,在龙隐做皇帝的时候,回归朝堂,做了工部侍郎,在治水这一民生工程中有卓绝贡献,制造了很多有利民生的治水工程。

退下来之后,他做了私塾先生,每天教孩子们读书写字。

大虞山边的橙子树,长了几十年,依然葱茏茂盛,她家橙子树,福板儿一直管理着,绣庄则交给他媳妇,现在他是富甲一方的大户,依旧憨憨的,却值得人信用。

坐在大虞河畔,想起刚来上虞村那会,她还是一个小姑娘,这一晃几十年过去了。

她从一个黄毛丫头,变成鬓边斑白的老妇人。

“在想什么?”于铁木摘了桑葚洗好递给她,“是不是后悔回来?”

喻蓁蓁摇头,道,“没有。从来没有。来了这里,我很开心。遇到你,这辈子,我值。”

“我也一样。遇到媳妇,这辈子,很值。回到这里,很幸福!”

“那我们回家吧。”

“好。”

于铁木将喻蓁蓁拉起来,两人牵着手,逆着漫天霞光缓缓走在夕阳中。

一生一世一双人,便是如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