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妃来萌宝:嫡女本难逑

第937章 番外:离源(全文完)

  

“这鬼天气,可真够冷的。”

“可不是,大漠自十年前那场罕见大雪,接连过了几个暖冬,今年这天气,倒是能赶上十年前了。”

冷冬苦寒,再这么冷下去,大漠这里怕是又要堆积大雪,人进不来也出不去了。

“十年前多亏了我们大王,不然大漠得死一多半的人,现如今我们大王正值英年,我倒是不太怕那年的天气了。”

“你是不怕!你那年跟你婆娘一口气造了俩娃,一起生出来给邻里羡慕的,瞧你那快活样!今年要是再有大雪封城,你是准备一口气再追几个?”

大漠的街道人来人往,百姓们经过十年前的那场罕见大雪,已经总结出了一部分的经验,趁着风雪还没来到,先去囤货囤物,好捱过漫长的冬。

两个男人说着话,豪爽的哈哈大笑,其中一个抵了抵另外一个男人的肚子,小声的念叨了一句。

“我们大王哪里都好,就是这么多年,子嗣没有就算了,竟然连后宫都没有任何人。”

“我倒是听过一点风声,当年那月娘娘...大王是个死心眼的。”

“哎,想不开啊...”

男人长长的叹息顺着冷硬的风雪吹进了马车窗户里,马车内磁壶水骨碌碌的滚,小炭火烧的很烫。

刘大锤听着两男人从身边经过,眉头竖的老高,当即就要冲上去喝止住两人的话头。

“你们两个!大王的事情也是你们能...”

“刘大锤。”

刘大锤一句话还没有呵斥完整,马车内坐着的人慢慢的开口。

口吻一片冷清。

“秦不死回了吗?”

“好像还没,少爷,不如我去看看?”

刘大锤一边答应着,一边狠狠的瞪了眼那两男人。

两个插科打诨的男人也不知道到底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但刘大锤人高马大,生的十分彪悍,腰上别着的双斧看起来更不好惹,两人噤声,莫名其妙的快速走开了。

马车内声音顿了顿,才慢慢说道。

“不用。”

“是。”

刘大锤应声,一抬头就瞧见了秦不死从街道另一头回来,立马炸毛就吼。

“让你去买几株梅花,磨磨唧唧跟个娘们似的!拉屎落裤裆了吗?这么慢!”

“闭上你的臭嘴!”

秦不死一脸冷相,走到了马车边,整了整神色才说道。

“少爷,东西买好了,连着去年您酿好的那批酒也送去了荣坤皇宫了,现在人已经出发了,应该能在雪前回来复命。”

“...嗯。”

马车内传来杯子轻磕桌面的声响,离源垂着眉眼,冷冷淡淡的,破天荒问了一句。

“她这次,会收的吧?”

“...”秦不死不敢答,刘大锤眼观鼻鼻观心,只当没听见。

离源朝着卧榻上歪了歪,半晌,淡淡的说道。

“回去吧。”

秦不死和刘大锤应声,对望了一眼。

十年了,他们这个大王,整整十年没有笑过了。

马车慢慢的往王宫方向行驶,没走几步,突然又停下了。

离源抬起了半阖的眉眼,微微皱了皱眉头。

“怎么?”

“少爷,有人惊了马,属下去看看。”

秦不死回答的很快。

离源坐在马车内,手中反复摩挲着一块锦帕,听着外面人说话的声音。

冲撞王上座驾不是小事,秦不死谨慎,怕是刺客,正在盘查。

起先那人还不吭声,后来秦不死问的多了,那人突然就没忍住,皱眉嚷嚷了一句:“妈的?我没死?我穿越了?”

是个女子的声音。

秦不死和刘大锤瞬间戒备了起来。

“你不是大漠的人?”

“谁是你这大漠的人,莫名其妙。”

女子语气也很莫名其妙,仿佛怪异的不是她,是刘大锤和秦不死。

刘大锤和秦不死对望了一眼,捏了捏自己武器的手柄,怀疑意味更重,沉声问道:“你是哪国人?通行证呢?来大漠干什么的?叫什么名字?”

“鬼知道我来这里干什么,让开,人没事我也不碰瓷,咱各回各家吧。”

女子说着就要走。

秦不死明晃晃的剑已经抵到了那女子的脖颈上。

“说,什么名字?”

“...江浸月。”

“....”

“!!!”

马车帘突然被掀开,离源手中还捏着那张锦帕,看向外面自称是江浸月的女子。

一张完全陌生的脸。

陌生到离源可以肯定他从来没有见过这张脸。

“你叫,江浸月?”

离源开口问,无论时隔多年,无论经历过了什么到多少的年岁,再提起了这个名字,让他辗转反侧心酸疼痛的名字,他还是不由自主的颤了嗓音。

女子眼神里也满是陌生和戒备,但明晃晃的抵在她的脖颈,点了点头,口气软了一点下来,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真不好意思,惊了你的马,我忘记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不过你人没事,我也没事,咱就...各退一步,算了?”

天阴,大雪欲来,冷风似乎能吹进人的骨头缝里。

女子在笑。

那双眼睛,亮的惊人。

离源紧了紧捏着锦帕的手,难得的,慢慢的问那女子。

“有去处吗?”

“啊?”

江浸月也有点懵,她记得,前一秒她还跟着教官执行任务,危急时刻似乎是替他挡了一颗子弹,正中眉心丝毫不差,连疼都没来得及,她肯定是死了,没想到一睁眼,就站到了别人的马下。

马车里的这个男人,长的真好看啊...

人也温柔。

“天这么冷,你刚来这里,肯定什么都不习惯不熟悉,你要是没去处,不如先住我家里。”

“这...”

江浸月迟疑了一下。

她还在懵着,但是这鬼地方确实冷,她身上什么都没有,甚至还穿着一件不知名的皮袄子,团的她有点不能动弹。

离源微微笑了下。

“我家里有暖炉,你可以围着炉子喝茶奶,等暖和过来,再慢慢回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吧。”

江浸月半信半疑,却还是跳上了马车,钻进了马车内,这么个帅哥主动邀请,她跟着似乎也不吃亏。

这事情转变的魔幻,刘大锤和秦不死呆立在外面,马车都没想起来赶。

“秦不死,你快扇我一巴掌,少爷刚刚...是笑了吧?”

“嗯。”

秦不死点头。

刘大锤倒抽气:“十年内多少自称是月娘娘的女子来冒充,少爷这是...”

“闭嘴吧你!回去再说。”

秦不死恢复了冷脸。

顿了顿,他却又忍不住念叨了一句。

“眼睛,眼睛很像,几乎是一模一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