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错嫁惊婚:景少追妻请排队

第995章 大结局

  

  对上南宫凌宇充满恨意的目光,南宫昌顿时僵在原地。

“唐氏企业当年为什么会破产?还不是你和老爷子在背地里打压陷害唐氏?唐振飞,我的亲生父亲,就因为唐氏破产而背上巨额债务,一时承担不了压力,所以才会跳楼自杀!”

“南宫昌,你逼的我爸爸自杀,这跟杀人犯有什么区别?”

这一通质问让南宫赫愣在原地,头脑一片混乱,但他不相信老爷子和南宫昌会做出这种事。

南宫昌面色泛白,复杂的目光看向南宫凌宇,“这些是谁告诉你的?”

“是我自己查出来的。”南宫凌宇冷笑,“如果不是我自己查出了真相,可能也一辈子都会被蒙在鼓里,会对你们南宫家感恩戴德!”

“不过现在好了,老爷子已经死了,我算是给我爸报仇了。只要你也死了,那我就算对得起我爸了……”

“可你刚刚没有动手。”南宫昌目光坚毅,“这说明在你心里,还是把我当亲人的,对吗?”

南宫凌宇的心被狠狠戳了一下,他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你少自作多情了,是南宫赫出现的太及时,我没来得及下手而已!”

“那你应该庆幸你没来得及下手,因为我根本就没有逼的唐振飞自杀。”

南宫昌的语气和眼神都无比的平静,这让南宫凌宇的心摇摆不定。

南宫昌轻叹了一声,默默坐下来,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

他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和你爷爷从来没想过要对付唐氏企业,是唐振飞野心太大,他几次三番的陷害南宫集团,如果不是你爷爷成功化解,南宫集团那时就陷入危机了。”

“唐氏的破产都是唐振飞咎由自取,他为了栽赃南宫集团,调出周转资金去收买人,想给南宫集团安插一个偷税漏税的罪名,最后被揭穿,公司没了周转资金运行不下去,大量合作无法继续,这才宣布破产。”

南宫凌宇向后踉跄了两步,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不,一定是你在骗我!我亲自查过,不是你说的这样的。”

南宫赫反问:“你让谁查的?我看那个人才是骗你的吧?”

“不可能!我是委托秘书去查的,所有当年的资料现在都还在我抽屉里……”

“你秘书?”南宫赫冷哧了一声,“你怕是还不知道吧?你秘书是南宫毓的人!”

南宫赫走出包间,景亦泓就站在门外。

这是南宫赫他们一家的事,景亦泓不进去是出于尊重。

“进去吧,南宫凌宇还不知道他的秘书早就背叛他了。”

景亦泓走进去,把一份文件递给南宫凌宇,“你自己看吧,这是你秘书的通话记录,他一直和南宫毓有联系,你的一举一动都被他汇报给南宫毓,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是南宫毓安插在你身边的。”

南宫赫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现在你清楚了吧?你根本就是恨错人了!”

真相大白,南宫赫这才明白,为什么南宫凌宇要跟他抢集团董事长的位置,南宫凌宇只是想为唐振飞报仇而已。

只可惜,南宫凌宇一世聪明,却从头到尾都在被南宫毓利用。

三日后,南宫凌宇交接完所有工作,从集团离职。

南宫赫其实并不希望他离开,可是南宫凌宇却执意要离开公司,也没有任何解释。

他没有告诉南宫赫,关于老爷子去世的真相,他没有告诉大家,是他让护士拔掉了老爷子的氧气罩。

他不说,只是不想南宫赫恨他。

但他心中有愧,只有离开集团,才能减轻他心中的愧疚。

南宫凌宇的妥协,在穆宁丰看来,是赤裸裸的背叛,他们的合作也走到了尽头。

失去了南宫凌宇这个合作伙伴,穆宁丰在集团仅有的那些股份根本没有任何实权。

而穆宁丰对于所有背叛他的人,从来不会仁慈。

南宫赫顺利继任董事长,一切工作都变得繁忙,阮千雅也回到了集团,帮南宫赫分担了很多。

会议室里,南宫赫正在和各位董事开会,秘书突然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董事长,出事了!”

“怎么了?”南宫赫一头雾水的接过手机,看到上面的短信,霍然站起。

阮千雅狐疑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南宫凌宇被穆宁丰带走了!”

仓库里,穆宁丰狠狠推搡了一下南宫凌宇,“南宫凌宇,你还真是窝囊,这么快就放弃给你爸报仇了吗?”

“那可是杀父之仇,你真的甘心?”

南宫凌宇踉跄撞上墙壁,他的双手都被捆绑住,根本无法反击。

转过身,对视上穆宁丰不屑的视线,“南宫昌根本就不是我的杀父仇人,从头到尾,这都是你们编造的骗局!”

“可是你不还是信了吗?”穆宁丰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啧啧两声,“不过现在你对我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但在南宫赫心里依然会把你当成他的哥哥吧?你猜他会不会为了你,把南宫集团拱手相送呢?”

“你做梦!”

穆宁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那咱们就走着瞧!”

集团里,景亦泓拿起车钥匙就要走,却突然被阮千雅抱住。

“你一定要小心,穆宁丰这个人心狠手辣,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放心吧,南宫赫已经报警了,警方会协助我们的。”景亦泓揉了揉头发,满眼温柔,“乖乖在家等我。”

看着景亦泓走进电梯,阮千雅紧紧咬着嘴唇,心中十分的不安稳。

但愿他们都能平安。

景亦泓和南宫赫到达约定的仓库,远远就看到南宫凌宇被吊在仓库中央,人已经昏迷过去了。

“穆宁丰!你给我出来!”

“果然当了董事长就是不一样,说话的中气都足了!”穆宁丰不紧不慢的走出来,站在南宫凌宇的身边。

南宫赫的手暗暗捏紧了拳头,“你把我哥放了!”

“放了他?当然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的条件。”

穆宁丰邪佞一笑,“你也看到了,现在这仓库里到处都是我的人,南宫凌宇的腿已经被我打折了。你们两个带着他,注定是逃不出去的,所以你只能答应我的条件。”

南宫赫这才看向南宫凌宇的双腿,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不过如果真的骨折了,他单凭肉眼也看不出什么。

“怎么样?考虑好没有?”

景亦泓向窗外看了一眼,面色镇定的问道:“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我要做南宫集团最大的股东,我要掌握南宫集团最多数的股份。”

“你简直就是在痴心妄想!”

南宫赫的话音刚落,穆宁丰手里的枪就抵上了南宫凌宇的太阳穴。

“我在给你三秒钟的考虑时间,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就只有送南宫凌宇去和你爷爷团聚了。”

话音落,穆宁丰给枪上了保险,嘴角噙着得意的笑容,倒数着:“三,二……”

“砰!”

剧烈的声响让在场所有人都呆住了,不过被击中的不是南宫凌宇,而是穆宁丰。

警方早就已经在仓库外面埋好了狙击手,只要里面的人有杀人的举动,狙击手会立刻开枪来保证南宫赫他们的安全。

穆宁丰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是这样的结局,他这辈子毁就毁在了自己的野心。

身体缓缓后仰,在这一刻,他脑海中竟然全部都是沈婉的模样。

原来他并不是不爱沈婉,他只是现在才看清自己的心。

阮千雅在家中焦急的等待着,不停的看墙上的时钟,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景亦泓他们一直没有回来。

李妈劝说道:“小姐,你别慌,孤夜那么聪明,一定不会有事的。”

阮千雅点了点头,心里任人有些不安稳。

就在这时,大门被打开,景亦泓风尘仆仆的走进来,阮千雅瞬间就扑了上去,将他全身上下仔细检查了个遍。

景亦泓轻笑,“放心吧,我没受伤。”

“那南宫赫怎么样?”

“他也没事,不过南宫凌宇腿骨折了,南宫赫现在在医院陪着。”

阮千雅的心终于落了地,长舒了一口气,“人没事就好。”

景亦泓揉了揉阮千雅的头发,突然问道:“千雅,你想不想回到芒城?”

阮千雅眼前一亮,重重点了点头。

她想念芒城,想念佩姨,想念沈潇潇,想念在芒城的所有记忆……

芒城机场,阮千雅抱着景璨,所有的行李都在景亦泓手上。

一切都好像没有变化,却又好像一切都变了。

走出机场大厅,看到邵天祁和沈潇潇在冲他们招手,满脸的兴奋。

阮千雅和景亦泓对视一眼,嘴角同时上扬……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