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网游小说 火影之培养系统

买醉之客

火影之培养系统 单机写手 6605 2020-09-15 13:59

  

  就在这时,店老板的正好弄完了几道下酒菜,在推放到纲手附近后,又从柜台下,提上来了十几瓶装清酒小酒壶。

对着三人说道:“几位慢用,我这准备不足,酒水已然告竭,我趁着这段时间,再去进点。你们先吃着聊着,还劳烦各位,帮我看一下着小店。”

周助闻言,知道这店主是个聪明人,通过先前的对话,已经意识到他们是他开罪不起的人了。

事关木叶三忍,而哪位每日必来他小店买醉的豪客,更是木叶公主纲手姬。

顾客的对话听多了,也是可能遭受杀身之祸的。所以这位店主,还是聪明的选择找借口,先离开一会了。

所以周助直接冲他摆了拜摆手,顺势掏出一张万两钞票,塞进了他手中说道:“店主顺便多进一点,放心这店我们帮你先看着。”

店主接过钱来,连忙抱歉而去。

这时,周助才有闲心重新转过头来,对着满脸不信的纲手说道:“你刚才的话,可是说差了呢。虽然我不知道木叶村内,千手一族的近况。但你有没有妹妹,还需要我来帮你想起吗?”

看着纲手依旧不信的面容,周助最后只得如实交底的说道:“我是千手草间的未婚夫,这回你总该联想起点什么东西来了吧!”

不说千手草间还好,待从周助口中,听到千手草间的名字后,纲手立时想歪了。

“呵呵~小鬼,亏我先前还抱着,你真有可能与我千手一族,有什么联系,我却因为离村太久,不知道的想法呢。现在看来,你完全是在胡诌而已啊!”

“草间的事,你是从大蛇丸哪里听来的吧!她失踪时只有六岁,亏你想的出,编出这么个离奇的身世,来骗我呢!”

“就算我妹妹还活着,现在也四十多岁了,你这个毛还没长齐的家伙,就敢说是她的未婚夫?”

“为了达成目的,你们这些步入歧途的人,还真是一点脸都不要了呢!”

说到这里,纲手已经有点出离愤怒了,如此编排已故之人,还是她幼时很亲的妹妹,这样纲手如何能不愤怒?

看着出离愤怒的纲手姬,周助却一摆手说道,“哼~我说的是事实而已!我与草薰~嗯……也就是千手草间,我与她接触时,她的化名还是饭田草薰。”

“你都能以阴封印的方式,维持年轻的面貌,当然她也有自己的手段。”

“那时我还是个年少不羁的家伙,刚离开雾隐忍村,正式以晓组织的一员的身份,开始在忍界中活动。草薰则作为我在晓组织内的搭档,一直与我形影不离。”

“她那时还是个小不点,相貌清秀,再加上萝莉身高,顶天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应该是因为血神教的一些秘术,才导致她一直长不大的。所以一男一女,长期相伴,摩擦出点什么爱情的火花,你也是可以理解的喽?”

“嘭”的一身,随着纲手一拍桌子,菜盘酒壶升空而起又原模原样的落下。

纲手愤怒的说道:“瞎编什么呢你!我妹妹失踪时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她会跟你这种人混到一起?”

“再说了,这么多年,如果她真的活着,她会不回木叶忍村?不回家族?不与我联系?”

“还血神教?我看你是脑袋进水了,你以为你瞎编出来的这些东西,我会信吗?”

面对纲手的质疑,周助冷哼道,“哼~不信你也得信,因为我说的都是事实!草薰的事,我与大蛇丸亦有猜测。她是在幼时,就被你们木叶的二代目火影安排出村,潜伏入血神教的!”

“而且,田之国现在这么破败,其流亡而出的血神教神庭势力,却一直与最大得利者木叶忍村,一直相安无事。这内里的原因,你不会以为用血神教中的那些疯子,个个都信奉真善美,还爱好和平来解释吧!”

纲手依旧不听周助的解释,反而笑了起来道,“可笑的编排,草间可是我二爷爷的心头肉,他怎么可能会把草间送去什么血神教?”

“当初亦是因为草间的失踪,他才会性情大变,终日埋头于政事之间。直到第一次忍界大战中,才会心无留恋的,作出了一人断后的选择!”

听着纲手信誓旦旦的话,周助却不以为然道,“呵~你还是太相信千手扉间那家伙的节操了!为了村子和千手一族的利益,他那种人,什么事做不出来?”

“远的不说,他是否因为千手一族的利益,故意在假打的情况下,杀死了宇智波斑的弟弟宇智波泉奈,埋下了宇智波斑众叛亲离的诱因。”

“就说他将木叶警备部队,交由宇智波一族掌管一事,就体现了他的狠辣手段。故意借住警备部招祸的能力,在忍村中让宇智波一族被孤立,从而导致了不久前的宇智波一族被灭事件!”

“为了村子和家族的利益,千手扉间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对于当时如饿狼匍匐在木叶身侧的血神教,他怎会没有想法!”

“努力回想一下吧,你这个天真的傻瓜,想想是不是自千手草间失踪之后,血神教就不再与木叶针锋相对了?”

“甚至直至现在这么多年里,血神教一再逃窜改换门庭,也没有主动招惹过你木叶忍村?你以为当初木叶的仇敌,凌驾于忍村之上的神官势力组织,为什么会与你木叶相安无事?这些都是老天爷安排的吗?实际上你们木叶在一战后,那岌岌可危的和平,全是草薰给你们换来的!”

“所以~你根本不了解千手扉间!所以~你那可笑的认知,完全是无知者的自以为是!”

说到这里,纲手不得不对周助的话,产生几分相信了。虽然木叶忍村的黑暗面,她极力不想去了解,这也是她离开那个忍村的原因。但是,身处局中,怎么可能会对身边的事,一点都不了解?她本只以为,血神教的麻烦,是被猿飞日斩与志村团藏联手,以什么其他诡异未知的手段,给摆平的。

所以,她抱着些许相信的态度,出言问道:“你既然说你是草间的未婚夫,那你为何不带草间来见我?你难道想要凭借几句空口白牙的话,和没有支撑的猜测论断,就让我相信你说的话吗?”

听到纲手为何不带草间来见她的话,周助无言以对。

沉默良久,就在纲手以为,周助已经编不下去,这些话都是周助为了取信于她的恶意编撰之时,周助以苦涩的声音,给她来了一记重磅炸弹。

“草薰已经死了~就在我覆灭土之国国都的那一役。为了救我,她被八岐大蛇给吞噬了。这些,你如果想求证的话,你可以去问大蛇丸,他当时也在场。”

“我说的话,都是真的。如果你想通过其他渠道来求证的话,你也大可以去问问,你那贵为三代火影的老师猿飞日斩!”

“饭田草薰死了,对于你们这些不知情的亲人来说,根本不知道意味着什么。但对于猿飞日斩来说,可是莫大的喜讯呢!执行拉拢平民忍者政策的他,如此一来更可以肆无忌惮的来打压千手一族的生存空间了!”

“如果这两人你亦都不想见,你也大可回族中一趟。草薰的手下服部龙藏,自那一役后就无故失踪。前几年我已经通过手下势力查到,他居然已经进入了木叶忍村,并被千手一族给保护起来了。”

“可想而知,当初千手草间的事,你们族中还有知情人存在。服部龙藏很可能就是,草薰与千手一族之间的信息传递者。只要你回族中问一问,我所说的这一切,你都能得到佐证!”

周助以苦涩的话语,说的信誓旦旦,说的光明正大,不怕查证。无异于是佐证着,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但正因为是真的,纲手就更忍不了他了!

愤怒的一个巴掌,狠狠的扇在周助脸上,全力以赴夹杂着悲愤的狂怒,这一巴掌,足以将影级强者,扇出个几十里地去。

可是,这一巴掌,周助生生的受下了。硬挺挺的保持着坐立姿势,没有任何躲闪,甚至是泄力。所有的力量,完全宣泄在了周助体内,没有一丝一毫外泄出去。

周助受了一巴掌的脸颊,瞬间肿胀而起。嘴角含血的周助,眼神中没有一丝委屈、愤怒,只有畅快。

那是逃离苦海的畅快,作为草间的至亲,纲手这一巴掌,周助挨的畅快。因为这一巴掌,能减轻些许,周助身上的罪责。

“你个废物!你还有脸来找我,你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你还有脸大言不惭的把这些事说出来?先前你更是还有脸对我隐瞒这些事,来让我帮你!”

周助畅快了,可纲手并没有一点解脱之感。为族人作出了巨大牺牲的妹妹,居然一直被她认为,是早已死去的人。牺牲了童年,牺牲了自己,多年之后音讯传来。却发现,是她纲手这个姐姐,更不能接受,也无法接受的死讯!

纲手此时的心绪起伏,不亚于再把绳树和断复活过来,然后当着她面杀死,所能带来的痛苦。

纲手外表坚强,却是木叶三忍中内心最脆弱的一个人。这些从她受不了绳树与断的死,而只身离开木叶,在痛苦面前选择逃离,选择躲避,就能看出。

恐血症?逃避的借口罢了!掩饰她脆弱内心的方法罢了!

如此,纲手在此时,再一次的承受不住,选择了逃离。

“别想在我这里得到任何帮助!是你害死了草间!是你这个家伙,你这个无耻的混蛋!别再来找我,也别让我再看到你!因为下一次,我一定会杀了你!杀了你!”

说着这样的话,纲手却怒气冲冲的冲出了居酒屋。

“纲手大人!纲手大人等等我~”静音连忙起身追去。

周助并没有再起身阻拦,纲手需要时间,来接受这些信息。需要时间来再次确认信息的真假。并在承认真相后,再次从痛苦中走出来。

虽然她的逃避办法,显得懦弱,显得无济于事。但周助必须要给她一些时间,然后再说出,饭田草薰的现状,以及那些复活的希望。

不然~那渺茫的复活希望,就连周助都无法确信,这时说出来,也无济于事。还不如,等到纲手接受了这一事实后,再作为一个救命稻草般的信息说出来。

周助能坚持到现在,当初草薰死亡后,周助没有彻底崩溃,还留下了后手。不就是以为彻底接受了残忍的现实后,看到了这一丝渺茫的希望吗?

虽说失忆让周助得以理智的对待,关于饭田草薰的问题。但今天这场谈话,也唤起了他心底对饭田草薰的愧疚之感。

今天~就算潜入木叶的事再着急,他都不想理会了!宇智波灭族的那份愧疚,正在猿飞日斩心中日益消亡。但他周助对饭田草薰的愧疚,却从此日开始越加强烈!

今日,他只想大醉一场!

后帘掀开,是店老板回来了,以这家伙的聪明劲和阅历,肯定一直就在不远处等待他们谈完。

什么没酒了,居酒屋再小,怎么可能会少了酒的库存?这家伙是眼看着听到他们谈话,可能会遭受无妄之灾,而耍小聪明的避开了。现在,他才敢进来收拾残局。

进来看到周助,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店老板谨慎的出言问道:“贵客还再啊,还需要加点什么吗?”

周助随手将一沓钞票,拍在了柜台上,对店老板道,“把你那聪明劲收一收吧,事已谈完,我现在时来买醉的了。这几天你的店不要对外开张,你就随时做好供应我酒水和餐点的准备好了!”

说着手顺势一推,将那一沓大概有几千万两的钞票,全部推搡向居酒屋老板,周助又继而强开玩笑道,“这里的钱,足够你把那些起爆符收起来了吧?”

看着有意买醉,还强开玩笑的周助,阅人无数的店老板,已经意识到周助此时,只是一个无害的,被往事所伤的求醉客。

如此,他连忙配合的回身去收起爆符,并说道:“瞧贵客您说的,我这就马上收起来。有什么需要,您敲敲桌,我就一直在这,为您准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