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杀(1 / 1)



玄英肉身崩解神魂俱灭聂清沚死而复生,祭旗之战已然落下帷幕。 《真鸣神诀》修炼到极致可开创雷法大道,聂清沚虽距离这个境界还差的很远,可依仗他的勤奋与天赋聂清沚却是已经在无穷宇宙中开创出了只属于本身的一道微弱鸣雷。 而聂清沚的那一道鸣雷虽还弱小无比随时都可能其它道法吞噬,而聂清沚的生命已随着这道鸣雷“概念化”。换而言之只要那道鸣雷还存在一天,聂清沚哪怕死上无数次也能再次复生! 不死之身是聂离为聂清沚的最强底牌,以命换命这便是他出战之前便已经计划好了的! 随着战旗的赐福降下,正道联军的强者顿感胸中战意更浓,身体之中有无穷威力喷薄而出,战阵之中竟是此刻有不少人竟忽然萌生顿悟,本来停滞许久的境界竟在此刻有了明显松动的迹象来,若是稍后一战再令得他们有些感悟只怕正道阵营又要多出几尊大能强者来。 “少主威武!少主威武!”正道宗门强者吸唤声震天,气势上已是周全碾压了圣魔祖的大军。 玄灭生凶戾的眼神与侍神军团其余几位统领瞬时交汇顿时便是让几大统领心照不宣。 “那小子有不死秘法将他神魂抽离封印便可,绝不克不及让仪式彻底完成!” 就在笼罩战场的金色光幕即将彻底消散之时侍神军团中猛然蹿出几道身影直直杀向聂清沚,显然圣魔祖地为了确保战争的胜利早已将脸皮丢到九霄云外了。 历史上的祭旗之战中天神祖地一方一直是输多赢少,在极少数的胜仗之中也的确出现过数位侍神军团统领同时出手斩杀祭旗之战胜者的一幕。只是那已经是十分久远之事了,久远到就连天神祖地的三位巨子也没能第一时间回想起那段惨痛的教训。 圣魔祖地大军中五位统领与玄英的父亲玄镇魂同时杀向聂清沚,与此同时联军中以速度冠绝世界的超级强者们也纷纷极速掠向聂清沚,誓要将聂清沚保下! 聂清沚若是被封印那战旗的赐福便会连忙结束士气也必将跌到谷底,此消彼长之下正道联军必将再度陷入极其不利的局面。 侍神军团几位统领无一不是伪帝境的超绝强者,而聂清沚此时本就距离圣魔祖地一方更近加上圣魔祖地强者们早有预谋,即便正道联军已经第一时间前来搭救聂清沚可谁都清楚接下来率先达到聂清沚身边的一定会是圣魔祖地的强者。 玄灭生胜券在握嘴角此刻已是微不可查的微微上扬了几分。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那定是要出意外了。 两军目光聚焦于聂清沚所在的那片战场之上,无人注意到聂离此刻同样暴露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战场上空间剧烈波动了一瞬,众强者惊愕的发现场中的聂清沚与即将到达他身前的几位侍神军团统领竟在一瞬时全部消失了。 见到爱子身影忽然消失肖凝儿赶忙转向聂离,然而她却是发现此刻本身正挽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聂清沚。 聂清沚刚刚复生归来,肉身与精神都已是虚弱到了极致,他也想知道先前发生了甚么为何他现在已经身处联军阵中,但极度的无力感却让他此刻只能依靠在肖凝儿身旁才气勉强站立着。 那十几名冲向聂清沚的联军强者眼瞅着少主忽然就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消失了,每个人脸上无不是深深的恨意与渺茫。然而忽然后方大军之中传来兴奋的吸唤之声令得他们的困惑更甚,待到他们回过头来发现肖凝儿身旁的聂清沚身影之时这才明悟过来先前必然是聂离出手了! 此刻一片深邃虚空之中,聂离模样形状戏谑的看着眼前的六人。

这六人之中有四人是聂离叫的上名字的,除了玄镇魂与一个少女外貌的伪帝境强者之外,其余四人都曾与聂离前世交过手。前世聂离与圣帝一战前身上所受的创伤就不乏他四人的杰作。 前世的对手再度出现在本身眼前,又企图诛杀本身的子嗣,聂离安静冷静僻静的模样形状却丝毫掩盖不了盛怒之下的杀意与狠厉。 深邃虚空中的战斗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时辰,即便是聂离想要以一敌六也要花费上不少功夫。 而在外界看来从圣魔祖的几位统领与聂离消失到此刻不过才刚刚过去十几个吸吸的时间便见到天空之中忽有血雨降下,紧接着便是四头巨型妖兽尸体正飞速坠向地面。 “是四位统领的妖血真身!”圣魔祖地中有人惊吸道。 漫天血雨中还有一道血色身影正隐蔽着气息向圣魔祖地大军疾掠而去,那正是先前那五位统领中独一的女子。 “逃?不必了吧。” 聂离的声音从下天传来,随即聂离再度现身,只听闻聂离的声音传来的瞬时本来那道本来正贴着地面极速狂奔的身影猛然速度骤减下来。 那女统领似是遭受了无尽重压一般又迈着沉重的程序向前走了几步后便是趴伏在了地上,待到聂离缓缓落地的那一刻那女统领的头颅忽然爆碎成无数碎块当即便是给圣魔祖地联军强者留下一个足够刻骨铭心的恐怖回忆。 祭旗之战落败正道联军此刻有战旗神力加持实力已达顶峰。而圣魔祖地六大强者也已陨其五,圣魔祖地大军的士气已经低落到了极点。 玄灭生虽是十分担忧本身弟弟此刻的安危,但他也晓畅此刻若是与正道联军决一死战那胜利的天平必然会倒向正道联军一方。 “撤。”玄灭生冷冷丢下一句话,便见一道空间大阵连忙将圣魔祖的大军笼罩个中。 这空间传送阵法乃是九天十地天道铭纹法阵中的一环,即便是聂离此刻出手阻拦大阵的运转只怕也只能阻拦下一小部分圣魔祖地强者经过传送阵法撤离。 “你看跟我说的一样吧,你兄长丝毫没在意你的死活。” 聂离说着便是从虚空中又拖拽出一道身影来,那人正是玄灭生的胞弟玄镇魂。 “大哥快走!莫要中了他的奸计!” 玄镇魂重伤垂死却也是铆足了劲对着玄灭生大喊出声,见识了聂离的恐怖后玄镇魂自然清楚哪怕是本身的大哥如今也根本不是聂离的对手。若是玄灭生由于本身而选择与聂离开战,只怕今日玄家便要迎来灭顶之灾了! “你可真不会说话。”聂离看向瞅岚姐弟道,“好好接待这人。” 聂离话音刚落玄镇魂的身体便落向瞅岚姐弟。 姐弟二人长剑出鞘再到手剑之外瞬息之间,待到玄灭生的“肉身”落地之时,两军强者所见到的不过是一具没有血肉的完整白骨而已。 瞅岚姐弟二人的剑招已经至臻化境,剑气驰骋间将玄镇魂的血肉与骨骸完美分离,此等残忍的技法竟是令得圣魔祖地强者心中再度涌现出恐惧之情。 而反观正道宗门这一方,众强者胸腔中杀意翻涌,哪里还有半点修行者独有的仙风道骨。 要知道当人族强者被唤醒血脉中的残暴之时,其危险程度甚至要超过以残忍无情著称妖族的强者。 “聂离!你该死!!”亲眼见证弟弟惨死,玄灭生再也压抑不住胸中怒水,只见传送法阵此时忽然被撤去,玄灭生竟是一马当先直接杀向聂离。 大战开始了。


最新小说: 斗破苍穹外传之云韵篇 恒王 荒城之神寨没落 斗罗大陆之小丑斗罗 妖神记之续章 玄幻:我,反派宗主打压气运之子 炎神之录 戮神高校 破世记录 空之壁垒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