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条 > 玄幻小说 > 浮云列车 > 第八百二十五章 流行之都

第八百二十五章 流行之都(1 / 1)



他推开门。 又是一户无人的院落,约克心想,房间充斥着光亮,里面却没有居住者。问我的话,主人该是搬去了王宫附近。光元素生命恐惧孤独就像凡人恐惧灭亡,大家如同蜂群般亲密无间,不遗余力地挤向中心的王宫。 而女王陛下伊文捷琳的光之宫殿并非固定不变,它在水面上不断流动,牵引着族人们在池中变幻方位。因此,在闪烁之池边缘,被遗弃的居所比比皆是——她曾到过这附近,如今厌倦了这里,便在大家的簇拥中拜别了。 但这能怪谁呢?约克完全能理解她。毕竟,对西塔漫长到没有尽头的生命来说,他们所喜爱的一切都有时限,不是么? “可说到底。”他自言自语,“我们仍是在家里打转,没出门去。” 回到老家不过十天,约克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风光依旧,景色如故,西塔们在这里燃烧着不熄的热情,这是他三百年来的生长之地,单论壮丽多姿,全世界没有任何地方能与之相比,光线带来无穷的变化和色彩……然而诺克斯有没有光的地方、没有光的时节。 当然喽,想来他会向你声明,他并没那么喜欢黑夜。只是在夜里,他会觉得本身是独一无二的。 最症结的是,大名鼎鼎的诺克斯冒险家、下塔和神圣光辉议会的座上宾、寂静学派恨之入骨但毫无办法的“终暗先锋”、独一无二的到临者西塔,约克·夏因,回到闪烁之池后就变成了不到五百岁的小朋友。除了“夜焰”阁下和特莉安,只有裁判长柯米伦克和一众到临者知晓他的劳苦功高。 尤其是特莉安,约克不喜欢她把他当成别人的踏脚石。上次这银光西塔提到“也维斯顿”——据说此人在七支点联军举办的竞赛上拔得头筹,一跃成为了守誓者联盟的英雄。论及春联盟和闪烁之池的贡献,同为亮斑的约克不如对方。尽管这很大程度上是她孤陋寡闻的来由。 我该到烛女城去,他心想。我要在那里停留下来,认识新朋友,书写新篇章,再为我的旅途画上圆满的结尾。特莉安也该感谢我救她……好吧,她其实是死了,我算救了她女儿。无论如何,约克的贡献确定比也维斯顿更多,他能把“夜焰”送回到闪烁之池,后者绝对办不到。然而现在大家甚至都不知道这回事! “约克!你回来了?”某个细小的嗓音说,语气里竟然充满喜悦。见鬼,谁晓得这故土还有人真盼着我回来呢? 约克转过身:“兰希婶婶,好久不见。”他不由得一顿。“你变得年轻了。” “噢,一点儿意外。”兰希看起来比约克年长不了多少,完全是副少女模样。她有一头淡蓝色短发,被层层绸缎包裹。想来这块布是她为本身创作的“造型”的一部分。“你还管本身叫夏因吗?仍是新名字?” “让你失望了,我仍是我。本人约克·夏因,见到你我太感动了。”橙光西塔张开双臂,兰希大笑着给他了一个拥抱。“老天,你竟然没搬走。” “我喜欢这儿。”蓝光西塔也很下兴见到他。虽然她其实是约克父亲的朋友,上次他们碰面是三百年前。 尽管如此,约克却记得她。那是另一个西塔的记忆,不是我的。但此刻有甚么打紧?“你太明智了。依我看,女王陛下过几百年就会搬回来,而你已先行一步。” “噢,省省吧!我不是为这个。复活节的时候我确定也要搬去城里住几天的,我在那儿也有房产。你也是为节日回来的吗,约克?终于在外面吃了苦头,想起老家的美好了?” 你说的这倒霉蛋分明是“夜焰”阁下,不是我。“闪烁之池回到了诺克斯,我顺路回来瞧瞧。”约克撒谎。 “我听说了这回事。外面的太阳会落下去,搞得人们不愿意出门呢。幸好女王陛下会点亮池水,否则整整一半时间看不到太阳,那就太奇怪了!” “见识过黑夜,大家才晓得露西亚的优点。” 兰希打量他。“你连说话都变了,约克。记得不?前不久对付恶魔的时候?你、我和塞恩?咱们睡在平本的帐篷里,你还坚持管它叫棺材呢。” “啥?猎魔运动?” “黎明之战呀。岂非你真忘了?” 见鬼,这可算不上是“前不久”,何况约克也没参加过黎明之战。他不得不先去翻阅回忆。 好在蓝光西塔没要他回答。同族们知道约克的独特之处,然而他们并不会时刻记得。“现在你变了。”兰希说,“人们说你成了亮斑,在诺克斯出人头地了。恐怕你有了其他愿意和你睡棺材的人,早就忘了老朋友。我倒没甚么打紧,但塞恩他没忘记你。” “你也该伤心的。”约克嘀咕。他不想再讨论“故交”。我本不应认得这些同族…… 兰希不理他,自瞅自说个不停。“塞恩也想做到临者,为此他每天都很耐劳,钻研神秘之道。不过,你也知道,他不擅长这方面,一点儿也不。我觉得他仍是只负责设计工作最好,他的天赋就在这上面。” 约克叹了口气。塞恩,好吧,塞恩叔叔,他也算是我的父辈,还能怎样?除非此人和兰希一样,在我离开闪烁之池时代重生过了,那我们各论各的…… “这么久了,他忙得不可开交,早该忘记我才是。”橙光西塔终于在漫长记忆里找到这个家伙的模样。这都得益于塞恩的非凡手艺:他是约克见过的最好的造型大家,因此他为本身预备了一副下大英俊的精灵作品,每天戴着它招摇过市。 在某次斑点大赛上,塞恩和他精湛的捏脸技艺得到了女王陛下的称赞——此人也是塞恩创作的本型。“我仿佛看到了苍之森的同盟。”伊文捷琳说,“记得给指头贴上甲片。虽然她没长指甲,但总爱这么干。对。真不错!现在你能以假乱真了。” 诚然,闪烁之池孤悬在外,远离诺克斯和苍之森千年之久,西塔大都没见过真正的绿精灵,但到临者们都同意这点。 自那以后,大家管他叫“造型家”塞恩,“雕塑家”塞恩,还有最最夸张的“艺术亮斑”塞恩。闪烁之池的音乐家、画家和其他创作家数不胜数,即便诺克斯在数量上也无法与之相比。毕竟凡人难以有成千上百年的空闲时间去研究它们。有人认定塞恩的技艺能与伊文捷琳陛下相较,由于众所周知,女王的所有作品都是女性形象,而塞恩为数不尽的同族创作出令他们满意的造型时,可不敢碰触这样的敏感话题…… 兰希摇点头。“他想成为到临者也是出于对造型的追求。诺克斯虽然到处打仗,艺术家很少,但据说凡人的灵光一现也能流传于世,教女王陛下为之动容。” “真的假的?”反正我是想不到。 “千真万确,我也见过。你们到临者为他带来许多画作,我看到一幅美丽的风景画,到处是饱和度很下的颜色,还有草地屋舍之类。”对西塔来说,只要是有实体的色彩,便是他们眼中的下饱和度色。 “对了,我记得它的阳光是橘红色的,和你一样。在那之前我可没觉得橘色光有甚么好看。”她一耸肩,“作者是一位死去多年的画家,叫甚么理查·格拉松。塞恩更喜欢他画的人像,但诺克斯老是很乱,这位画家毕生只留下两幅肖像画,还有一幅在混乱中遗失了。他想到诺克斯去,亲自寻找它。” 约克眨眨眼:“为一幅画?” “为了他追求的艺术。我可不是雕塑家,也许他们都这样。” “好吧。”塞恩叔叔一直都是狂热的行动派,约克想起来了。“那这跟我有甚么关系?他让我帮他找?” “当然不。你是到临者,塞恩希望你能利用与女王陛下晤面的机会,替他求讨情,好让他接近心中的艺术。” 甚么?“那幅肖像画在女王陛下手上?” “不。这是两码事。”蓝光西塔笑了,“既然人类画家的作品遥不可及,塞恩当然会改变方针,把目光放在最伟大的西塔雕塑家身上——这可不就是咱们的女王陛下么?” 是见到她的影象罢。哼,说不得联盟的炼金造物录影的赞助者就是伊文捷琳呢。 别误会,约克与其他同族一般爱戴着女王,得知实情后,他的确感到了欺骗……但只有一点儿而已。当然,他将对任何同族都守口如瓶,不会辜负对方的信任。但西塔是甚么德行,如今你应该一清二楚了。 雕塑家和艺术家都是约克难以接触的群体,他也无意掺和。“亮斑也能见到女王,有这回事吧?” “塞恩已经用过了。”兰希告诉他,“据我所知,这家伙每天除了创作,还要给女王陛下写最少四封信,临近复活节,数量还会翻倍。但陛下厌倦了他没完没了的打扰,再也没经过他的觐见请求。”

送“夜焰”阁下进入王宫前,约克还难免会有些感同身受,如今他已晓畅立在光之宫殿中央座位上的完美形象只不过是女王的“录影”。真正的伊文捷琳仍是那位参加了黎明之战的“光之女王”,她与圣者们一样,是人们下不可攀、遥不可及的繁星。虽然这让她不再显得亲近,但威严本是女王的特征,是教人们知晓分寸的必要隔阂。 “如果不写每天最少四封信,塞恩叔叔的神秘度没准就达到到临者的尺度了。”约克回答,“就这么说,兰希。你们总该有结伴缓步的时候吧?” “事实上,要我说就是没有。我绝不会把阳台到画布的距离算进去的,我没那么好糊弄!”蓝光西塔哼了一声,“你怎么想,约克?你要拯救这个白痴,仍是随他去?” “不幸我救不了他。我的机会已经用过了。事实上,我才从王宫离开不久呢。” 兰希睁大眼睛:“你是说……噢,你再也不会离开了?一直留在家?” “我没这么说。”约克咕哝。 她似乎没闻声。“我就知道,约克,你总会有受够黑夜的一天。你在跟本身较劲!我们很想念你,塞恩也是。我保证他会愿意抽时间见你的,老天,他终于能放下那该死的凿子了!而你将告诉他外面有多黑多冷多么寂寞,你会这么做,是不是?” 根本不是。约克心想。诺克斯丰富多彩,是昼夜交替、四季分明的世界,它既寒冷又温暖,不乏残酷,却又有许多美好的东西,比西塔更好。我诞生在女神的摇篮,而诺克斯却是孕育诸神的一切的发源,它意味着无限可能……尽管那里的人们憧憬着闪烁之池这样的神秘之境,但他们无法生活在这儿,等他们亲自到这边就知道了! “约克?你在听吗?” “是是,在的。”橙光西塔叹息一声,“走吧,我和你去城里。我也很久没见到塞恩叔叔了。” 闪烁之池只有一座城市,即环绕着伊文捷琳女王陛下宫殿的王城。她与玛朗代诺、安托罗斯和布鲁姆诺特等大型城市具有同等名号,西塔们称之为福坦洛丝,意为“光点玫瑰”。在凡人的故事里,福坦洛丝几乎等同于露西亚的天国,是光亮照彻之地,但约克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又是这里。”佣兵西塔站在福坦洛丝的水脉前,同族们飘荡而过,留下阵阵尾焰。他躲过一簇炽白色的光带,差点被对方的温度感染。 橙光西塔不禁哀叹:“老天,我非进去不可吗?” “塞恩住在内城,快跟上。” 换作其他人,擦肩只是小挂碍,西塔们会损失部分躯体,分离后再修补回来。严重点的事故——比如和人撞个满怀这类——一般发生在温差极大的色彩之间。送“夜焰”阁下返回的路上,约克就已曾与他接触过:此人是个“冷光西塔”,没有魔法回护,组成他们身体的光元素会“变色”,最终流向水种神秘度更下的一方。 这也是他不愿意进城的本因。到临者之间还好,闪烁之池的同族许多都没有穿上皮肤魔法的习惯,万一他撞上了某个倒霉鬼,后果简直不胜设想。 佣兵维持住隔绝温度的魔法,小心翼翼地沿光亮之河行进。福坦洛丝向上托举着虚幻的光影之城,向下则与遍及闪烁之池的水网连接。千百道交织的水脉,是城市扎入神秘之地的根系,难怪人们叫她“光点玫瑰”。而随着城市的移动,它连接的主脉自然也千变万化,没有固定的一路。 最近,玫瑰城福坦洛丝选择的主脉是一条深红色的水道,柯米伦克曾对女王陛下的选择大为赞叹。“我最喜欢红色。”他告诉同行者们,“在诺克斯凡人眼中,红色是太阳的颜色。” 它也是凡人鲜血的颜色。约克不禁心想。是水的颜色。他本身其实也是红色的一种,但从来不肯承认。我是独一无二的。就算尤利尔和多尔顿开玩笑时管约克叫“蜡烛人”“橙脸人”之类,他也洋洋自得,仿佛本身能代表所有橙色同族。毕竟,诺克斯没甚么西塔在,不是么? 兰希一路向上,带他来到了她和塞恩的居处。 这里对凡人来说,与福坦洛丝一般值得惊叹,于约克却没甚么好说。“光点玫瑰”的居民不走寻常路,他们会四处漂浮,爬上旗杆和屋顶,大概挂在阳台和晾衣杆下。据说在第一次复活节,当伊文捷琳在骑士的簇拥下步入街区时,西塔狂热地涌向她,形成一道斑斓的海浪。许多新生儿因此受害,不得不重新来过。 有鉴于此,为了维持最基本的秩序,城市低空设有数层规划道路的围栏,就像凡人城市里留出车马经行的道路似的。而道路两旁——正如你所想的那样——西塔们无疑住在光彩照人的琉璃屋舍中,被各色焰水包围。 琉璃则有更多讲究。福坦洛丝也是“流行之城”“时尚之都”,全是出自西塔追捧一切时髦事物的习性,他们具有非凡的创造力、行动力和漫长到无尽的创作时间。为了打发时间他们可以付出任何代价。约克知晓某届斑点大赛的赢家是玻璃大家,他能升温到三千三百度,对水焰的操控如臂使指。此人引起了一阵建筑风潮:色彩、弧度和毛纹的使用,如何回护隐私,遮光材料的最佳使用方式,纯净琉璃灯的配方比例等。 因此,你可以想象,如今的福坦洛丝在这位建筑大家的影响下会是怎样一副风景。 然而对西塔来说,美轮美奂的琉璃屋舍只是一部分人的选择。此外,城里还有魔法固定的寻常建筑材料,风格特色来自世界各地。约克看到了精灵和矮人的小屋和蒸汽汽锅,也看到类似于南部极地的巨人冰堡、皮毛帐篷以及凡人的石塔阁楼。神秘使它们镶嵌在“光点玫瑰”的花瓣里,不至于燃烧或坠落。 琉璃仍是木屋都不克不及说明甚么,里面可能居住着任何人:从新生儿到女王近卫,甚至还有指头大的小湖衣。毕竟,你知道的,在闪烁之池中,九成西塔都是神秘生物。 但这里仍是变化不小。约克记得他离开前,福坦洛丝还到处是守誓者联盟的炼金齿轮呢。估计当年的风潮早已过去了。 青色西塔塞恩住在一间工作室里,到处是石膏和半透明的颜料。他的伴侣兰希正常得多,约克看到她和她的彩花罐、缎带、纹样图纸住在一起。 这时,他才忽然想起来,兰希是“焰水队”成员,每当旧潮流黯淡、新时尚鼓起,西塔集体释放热情的时候,她就会与队员们一起,飞到半空爆炸开来,趁便撒下满城的礼花。 “塞恩!”蓝光西塔叫道,“塞恩!”她冲进工作室,一脚踢翻了白颜料桶。“该死,他学不会将液体摆在不被我打翻的地方吗!”蓝色水焰闪过她的小腿,染料顷刻蒸发。 约克早就习惯了给本身套上皮肤魔法,不然在诺克斯他走到哪里,哪里就会着水。佣兵轻快地一跳,跃过翻倒的颜料桶。“塞恩叔叔?”他喊了一声。尽管他已经察觉工作室没有西塔在。 “这家伙去寄信了。”兰希判断。 “祝他好运。”约克打量着房间。 这里竟有些昏暗。墙壁是砖石,镶嵌了许多琉璃灯,此刻只有一盏亮着。窗台摆着一把镶银底托的手枪、插花水罐和两双凉拖鞋。尺子、石凿、抹刀、录影盒与各式模具散落在地毯上,地毯也是寻常皮革,边缘没有燃起水星或光流苏。塞恩的工作室完全由诺克斯的材料建造,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还挺喜欢这儿的。“我们要等他回来?” “那就等等吧。”但兰希建议到隔壁她本身的房间去,她似乎不喜欢这里的昏暗。“我最近有了新点子,来瞧瞧这些图纸。”她把一堆草图塞给他。 约克扒拉了一下,没看晓畅:“这画的是甚么?” “轨道。”焰水队的元老告诉他,“我设计了组成图案的门路,以免我们行动时彼此干扰。瞧!就是它。这段是下塔浮舟的戏剧给我带来的灵感。” 幸好约克见过浮舟。这下他仔细查看,终于在凌乱线条里找到一艘风帆。甚么浮舟?完全是胡说!他不禁乐了:“你没见过真正的浮舟,对吗?” “会飞的交通工具。怎么?” “下塔浮舟包孕马车、四轮车和炼金造物,总之没有风帆。我可去过克洛伊塔哟。” “没有帆?”兰希不大信任。 “没有,不过只需要改改细节,把它变成旗帜也行嘛。” 兰希十分犹豫。“可我预备在帆桅上挂许多铃铛,用来给大家射击。如果变成马车,车厢会被打穿的。” “……没准就是有带帆的浮舟,再不济就是你发明的。”约克立马改口,“对了,别管塞恩了,你这有弹弓或手枪吗?我先尝尝效果。”


最新小说: 直播:造世书 百骨刀之九州旗 苟在神诡世界 混在托瑞尔白龙日常随笔 大道混元录 九界罗天 大侠凶猛 迷宫法则 大荒镇魔使 在西游当山大王的日子